海口三亚琼海儋州

选择城市

城管半年查32次 小区违建依旧

2013-08-18 09:21  来源:新京报  点击:478

【资讯顶部】榕庄广告1

    昨日,成寿寺路中海城香克林小区的楼顶,有大量违章建筑(图中红圈处),有的甚至加盖了三层。

昨日,昌平八仙别墅内,一处别墅正在施工扩建。

昌平王府花园宣仁府建起一处三层小楼,昨日,此处已暂停施工。

    昨日,人济山庄内“最牛违建”继续拆除,工人在楼下搭建防护网,防止高空坠物。

    “你闹我不开门,你说我虚心听,你走我接着盖。”近一年来,朝阳区中海城香克林小区上百名业主与在小区顶楼加盖违建的邻居接连过招。

    昨日,记者走访发现,香克林小区共14栋楼,几乎每栋楼的楼顶都被加盖了1-3层的“私人宅邸”。

    小区物业表示,由于没有执法权,只能要求业主自行整改并上报城管。而城管也曾在半年内来了小区32次,但违建现象仍屡禁不止。小红门城管分队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已成立两个专门小组与上级部门及物业公司沟通,对小区违建的调查结果也已提交住建委。

    居民 顶楼违建导致房屋裂缝

    家住中海城香克林小区4号楼的刘先生介绍,自己去年7月入住小区以来,顶楼就一直在装修。“砸墙、电钻声不断,晚上七八点还能听见。”刘先生说,一次,他发现顶楼有人顺着窗户用绳子往上拉水泥砖,“我很奇怪,就上去看,结果发现楼顶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一个二层小楼。”

    刘先生称,小楼的颜色和整栋楼差不多,“从楼下看,不仔细看难以分辨。”刘先生和妻子走访发现,小区很多住户都在盖楼。“每栋楼的顶楼都有人施工,到了今年,一层的居民又开始在公共通道上圈地了,摆上小石桌,变成自己的私人花园。”

    今年年初,刘先生发现自家的客厅墙壁出现了裂缝。昨日,香克林业主QQ群里,不少人展示了自家墙体裂缝的照片。“楼下还有漏水的。”10号楼一住户称,这些都是因为加盖违建造成的。

    6号楼一居民表示,自己和儿子曾多次到物业反映,还多次拨打城管热线,但违建不但“屹立不倒”,反而越来越多。“既然投诉没人管,你家盖了,那我家也会盖。”

    工人 买沙子水泥能换出入证

    昨天中午12点,香克林4号楼3单元,两名建筑工人从12层加盖违建的业主家走出,将门上锁后准备乘电梯离开。

    “这个小区进出管得特别严。”一名穿红衣的建筑工称,自己近期一直在给这户业主干活,“加盖的楼没拿到审批手续,业主也没给我们办理进门证,门禁管得严,我们都从运沙子的小门进来,拉料偷着拉”。

    另一名工人说,小区侧门有一个水泥、沙石销售点,销售点旁设有两扇对开的铁门,不少无证的装修队都从铁门混入。“只要你买水泥和沙子,就让你进,不管”。

    对此,中海物业一名工作人员证实,该销售点为私人开设的,只要从销售点购买20袋沙子和水泥,就可以到物业办一张出入证。

    据小区保安介绍,进出的车辆和人员都要出示证件,“施工队员得办出入证,拉建筑材料的车更要严格检查。”

    昨天下午,中海物业公司工作人员说,去年,在小区内发现第一家违建时,保安曾与业主发生过冲突,“不好管,拉装修材料的车应该办理出入证,但从去年到现在,小区入口的拦车杆就被撞废了俩,警察来过好几次。”工作人员称,除了“强行闯入者”,不少运送违建工程材料的车会偷偷从底商的小门进入。

    物业 最多只能扣压装修押金

    中海物业公司一工作人员说,去年6月到12月,城管队员共到小区来了32次,“城管来了以后拍照取证,家里没人无法入户的会在门上贴通知,对正在施工的就口头警告。然后就再没有下文了。”

    “我们物业没有执法权。我们的职责就是,发现有违建,拍照取证贴告知函,然后报送城管。”

    对于业主如何打开常年封锁的顶楼铁门加盖违建,工作人员称,很多顶楼的铁门都是被人为损坏的,“目前来说,我们惩罚他们最大的力度也只是扣压装修押金。”

    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曾就是否反对违建征求业主意见,“有300多户居民签了名,我们直接把签名交到住建委。”工作人员称,仅其管辖的10号楼、11号楼已有六户建违建的被冻结了房产证。

    城管 冻结交易业主“不在意”

    昨日下午,朝阳区城管检查大队小红门分队城管队员介绍,按照拆除违建的顺序,城管队员会先到现场做勘验审查,测绘面积,然后询问笔录,听取佐证,还要去物业了解建筑原始的样子,“因为在做笔录时,有的业主会说,是开发商让他们盖的。”城管队员说,审查资料将报送住建委,由住建委认定是不是违建。

    该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已组成两个小组,就香克林小区的违建问题与上级主管部门及物业公司沟通。此外,城管部门已经将现场查验、拍照过的相关证据上交住建委,“现在有没有批,我还不知道。”

    对于住建委对违建业主禁止房屋交易的处罚,该城管队员称,其曾找加盖违建的业主谈话,但“业主说自己的房子自己住,对不能交易的处罚根本不怕。”

    ■ 部门举措

    258处违建房屋产权已冻结

    朝阳区、房山区已拆除部分被冻结违建;全市尚无解冻交易

    新京报讯 截至8月4日,北京市已有9个区县258处违建房屋产权被冻结。相关负责人表示,冻结违建房屋交易后,将对违建者约谈教育,不配合的,将通过媒体对其进行曝光,仍不拆除的,将组织强拆。

    据记者调查,很多违建业主都存在观望心理,不愿意主动去拆除违建。

    据介绍,对于居住区内新增的违建,采取管住小区路口等方式切断建材来源。对于已建成的违建,首先由区县政府组织城管、住建等部门进行联合认定,认定后,由住建部门对涉及违法建设的房产进行冻结。冻结后,由区县牵头部门组织相关人员对违建人进行约谈教育。谈话后仍不配合进行拆除的,可通过媒体对其进行曝光;仍不拆除的,由水电气热等供应部门对其停止供应服务,清退内部人员后,组织强制拆除。

    据统计,被冻结产权的258处违建房屋均为个人名下住宅类房屋,涉及9个地区。其中,涉及东城72处、西城5处、朝阳34处、海淀1处、丰台4处、大兴14处、房山71处、昌平7处、亦庄开发区50处,主要以别墅项目及平房擅自进行翻、改、扩建为主。

    目前,朝阳区已拆除了一处嘉林花园小区内冻结的违法建设,另一处已进入强拆程序正在进行风险评估工作。房山区已拆除芭蕾雨小区内2处冻结房产违法建设项目。大兴区已对全部冻结房产项目核发了限期拆除通知。

    根据市住建委的数据,目前全市还尚未有恢复正常交易的被冻结房产。

    尽管全市已经冻结了258处违建房屋的产权,但昨日记者前往部分“上榜”房屋所在的小区,发现仍然有违建存在,其中一小区物业表示,城管一直在整顿该小区的违建现象,但效果不明显。

    ■ 探访

    昌平区王府花园

    八成以上别墅违规扩建

    昨日下午,昌平区北七家镇王府花园内,各家的别墅“风格迥异”。明和园10号别墅楼体向后推了近半米,楼上架着脚手架,架子上挂着黑色遮阳布。昨天下午,楼上无人施工。负责社区天然气管道改造的徐先生说,几个月前,“昌平城管每天来一趟督促”,最终叫停了这处违建。

    而宣仁府38号院东侧,是一栋只有柱子和框架的烂尾楼,三层黄色的建筑矗立在一排别墅中间,十分醒目。在明义府,东西向和南北向的别墅聚集一处,北侧房屋的采光受到影响。据媒体报道,去年2月,该小区明义府46号院曾接到《北京市昌平区城市管理监察大队限期拆除的决定书》,但如今该别墅已经建好。

    附近一位居民说,经常有城管到小区内制止违规扩建,但通常是“城管前脚走,业主后脚继续盖。”

    社区内一房屋中介表示,上世纪90年代,王府花园建成时,有独栋、联排和叠拼别墅三种,后来独栋别墅推倒重盖、联排别墅扩建加盖非常普遍。几年的违建、改造,使得王府花园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王府花园物业唐经理说,该小区80%以上的别墅存在违规扩建现象,甚至有一户在原本盖4套别墅的面积上盖了一栋大别墅。近年来,昌平城管一直在整顿该小区的违建现象,但效果不明显。近日,整顿力度加大。“听说要冻结一些别墅,但具体是哪些,并不清楚。”

    昌平区八仙别墅

    居民投诉没止住别墅重建

    八仙别墅社区位于京承高速北七家出口1000米处,约有400余套别墅。昨天下午5时,一辆大型的水泥浇灌车停靠在仙霞东里0802号门前,机器发出轰鸣声,五六名工人正在施工。与周围居住多年的别墅不同,仙霞东里0802号刚刚建起一层。

    住在该户对面的一位居民说,这户是推倒重建,周围的居民曾联名写信投诉到小区物业部门,但是停工不到一周,他们又继续施工了。

    一位施工工人称,之前是没有在物业部门把程序走完,程序走完后,就能继续施工了。

    昨日下午,记者未能联系到八仙别墅社区物业部门,物业经理电话也无人接听。

    ■ 热点追踪

    张必清:

    违建像孩子拆除很难受

    “最牛违建”将拆阳光房;张必清称已病倒

    新京报讯 昨日,人济山庄“最牛违建”进入大拆阶段。十多名拆迁人员在拆除完葡萄架之后,正在拆除玻璃房,预计几天内将拆完。违建主人张必清在电话中称,因违建所带来的压力,他已经病倒,并称违建像一个六岁的孩子,希望城管部门手下留情。

    工人正拆除阳光房

    昨日上午9时,人济山庄4号楼“最牛违建”楼裙处,4名工人正沿着此前用警戒线划定的区域,安装钢结构防护栏。工人称,目前正根据实地测量后绘制的图纸,进行先期的钢结构框架安装以及材料准备。

    “先装4米宽6米高的钢架,然后在上面铺上木板和防护网”,工人介绍,防护栏安装完成后,既能防止高空坠物,又能方便小区居民出行以及行车安全。据介绍,整个工期预计安排工人约20名,将持续五六天。

    记者通过望远镜看到,“最牛违建”上,多名工人身穿橙色背心、头戴安全帽,他们蹲在凉台下的栏杆旁作业,他们身下即是玻璃房。

    昨日,张必清电话中称,葡萄架前日已拆除完毕,目前十二名工人正着手拆除阳光房。“几十平米大小的阳光房是钢化玻璃材质,很坚固,拆除有一定的难度,需要一点点切割拆除,估计需要几天。”

    张必清称,楼下的钢结构防护网,是海淀区有关政府部门搭建,“我将进一步督促工人,早日完成拆违工作”。张必清称。

    违建主人盼能保留假山

    昨日,张必清在电话中向新京报记者坦言,因“最牛违建”,他目前已病倒。“我目前在云南泸沽湖,最近几天,因违建带来的压力,我已经病倒,几天来不吃不睡也不知道饿。”他表示,“空中花园(最牛违建)”像个6岁的孩子,拆除中今天弄掉一个“胳膊”,明天掰一条“腿”,他心中很难受。

    他表示,阳光房拆除后,将考虑拆除“假山”,但他希望城管等部门能保留假山。如果保留,他欢迎邻居常来楼上参观游玩。但如果一定要拆,他承诺将一律拆除。

    声音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违章建筑也不是一夜冒出来的。为什么不将其消灭在萌芽状态,而要等其到了星火燎原之势时才痛下决心?一建一拆,多少社会财富灰飞烟灭啊。

    ——网友“huxh501”

    由拆违事件思考,似乎可以立法开发楼顶资源,比如建阁楼,这样顶楼的房子肯定会改善居住条件。 ——网友“丑儿的布老虎”

    房主私搭乱建、一楼挖地下室、造成重大安全隐患。有的物业收几干元到万多元好处费。如此原本像模像样的居民社区,如今乱象万千惨不忍睹,严重侵害了守法业主合法权益。整治违章建筑首先要治理暗箱交易。

    ——网友“老马7265400”

    不仅要拆除违规建设,更应该狠狠地惩罚其行为对其他业主带来的附加损失。

    ——网友“塘鹅帅哥”

    A06-A07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禹潼 李雪莹 申志民 杨锋 赵力 A06-A07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韩萌 王贵彬 浦峰

[责任编辑:]

我房网官方微信

扫码关注大发时时彩娱乐—大发快三计划楼市

我房网头条号

扫码关注楼盘资讯

我房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其目的在于促进信息交流,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真实性 负责。本站转载时会标明出处,版权归原载媒体和作者所有。如所载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本站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