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 关于我们 产品展示 资讯中心 销售网络 招聘信息

您的位置:凯发 >> 招聘信息 >> 正文

快手3.5亿美金背后:巴望被满足的“基层文娱刚需”--社会

凯发】 【20170411】 【来源:www.animetsu.com】
 凯发报道

文艺九局

  1

  一个被不少人称为“最土”“最low”的短视频APP凯发,能值多少钱?

  这个问题,腾讯用真金白银给出了解答:3.5亿。美金。

  近日招聘信息.,短视频APP快手公布获得腾讯领投的3.5亿美元融资,消息传出,行业震动,快手因其“土”“low”的舆论口碑曾广诟病调侃.,巨头腾讯的千金豪掷则让许多看空快手的人跌了眼镜.,快手也因此再次走进了行业的聚光灯下。

  2

  不得不说,快手是个复杂的矛盾体.。

  一方面,它拥有着巨大的用户体量。按照快手给出的数据,快手日活跃用户数就已经突破了5000万,天天由用户自行拍摄上传的短视频500万条。在一些行业研究报告里,它是仅次于微信、 QQ 、新浪微博的第四大手机APP;而在另一份广为转载的“垂直短视频 APP 行业报告”里, 快手凭13.3%的渗透率、用户日均使用频次2.1次的成绩,成为短视频APP领域的领头羊。

  从去年最先,“短视频”市场逐渐升温,被不少业内人士誉为下一个创业风口,而快手则成了最大风口上飞得最高的风筝。

  但一方面,它像是行业的“边缘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快手在微博、微信等互联网声量聚集地里几乎“隐身”。直到去年年中一篇刷爆伴侣圈的文章,才让许多网民第一次听说了“快手”这个神奇的APP。文章作者将快手描述为一个聚集着“自虐”“低俗黄段子”“行为怪异者”等视频内容的APP,并将之命名为“底层残酷物语”。

  但这篇文章随后也受到了许多的批评,有人认为是因为文章作者主动在快手中关注了猎奇低俗内容,才造成“快手多猎奇”的假象,也有人认为“残酷底层”一说有过度阐释的嫌疑,布满了以精英自居的、名为“悲天悯人”的优越感。

  尽管争议连连,但“快手”与其他短视频“画风不同”,是不可争议的事实。

  3

  打开快手,映入眼帘的是直观甚至略显简陋的界面,短视频整洁排开,点击即看,长度一般在几秒到几十秒之间,内容基本是用户用手机的自拍,包罗:唱歌跳舞等表演、猫狗萌宠、梳头扎辫等生活技巧、吃美食、搞笑段子等,但其在视频风格、人员着装、画面背景,乃至歌舞审美(喊麦、鬼步舞)上,都与互联网用户所追捧的“小资”与“精致”相去甚远,带有很强烈的三线城市及乡镇风格。

  正因为如此,在浸淫于Thom Browne时装、纪梵希小羊皮口红、牛油果沙拉、北欧家居、民谣和韩国舞蹈的一二线城市网民看来,快手所传递出的是一种闻所未闻的审美取向和生活场景,甚至有网民惊呼:打开快手就是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认知断层之下,快手不可避免地被挂上“土”“low”的标签,而这些一二线城市网民恰恰是互联网上声量最大的群体——声量远超其原本的体量。而快手上也时不时出现的“吃活章鱼”“喝风油精”“裤裆放鞭炮”等猎奇内容,则成了快手“low”的极好注脚。

  但有趣的是,尽管所谓“主流网民”掌管着快手“格调凹凸”的“生杀大权”,但快手却坐拥巨大的基本盘岿然不动。

  有研究机构报告指出,目前垂直短视频APP用户中约五成为90后,超六成用户来自三线及以下城市。虽然“沉默的大多数”比起“城会玩”的用户无法赢得微博、微信上的网络舆论,但他们用行动为快手站了台。

  3亿用户,5000万日活。这样的成绩,让5A写字楼格子间里Vivian和Justin们再多鄙夷的白眼,都显得苍白无力。

  4

  资料显示,我国2010年25岁及以上人口人均受教育年限为8.6年,而2015年的数据显示我国大专以上文化程度人口比例刚达到11%。

  这一部分人需要怎样的文化娱乐? 当人们热衷于谈论院线文艺片的票房、或者最新的经济学畅销书的时候,这个问题被有意无意地遮蔽了;当人们将文娱产品消费者默认为白领、中产、知识阶层的时候,基层蕴含的文娱需求似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无疑是片面的。

  过去两年,中国电影市场发展突飞猛进,而三四线城市票房收入的飙升,炒热了“小镇青年”这一概念,也让三四线城市的文娱刚需浮现在公众面前。然而许多人没有看到的是,受限于影院硬件的电影票房在三四线的渗透力依然有限,“小镇青年”的票房购买力只是其文娱刚需的冰山一角,更多的需求潜藏在更深的“地下”。

  在多种文娱产品的消费终端中,哪种终端向基层渗透力最强?毫无疑问是手机。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手机网民规模达6.56亿人,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人群占比由2015年底90.1%提升至92.5%,仅通过手机上网的网民占比达24.5%。也就是说,约有1.6亿网民只用手机消费网上的文娱产品,考虑到三线城市以下WIFI普及度和移动网络资费,流量消耗小的“短平快”式文化产品无疑最受其青睐。

  譬如网络小说。譬如网络“条漫”。譬如——短视频。

  5

  在风起云涌的短视频扩张运动中,许多APP选择了与更成熟、更专业的视频生产者合作,或者引进已经成名的网红、明星加盟。

  相较之下,快手是以几近刻意的态度强调着软件的大众化、草根性和分享原则。快手CEO宿华曾向媒体透露,在创业之初他就决定快手要“给普通人用,没有明星导向,不捧红人,做一只隐形的手”。而实际上,快手的用户群分布情况——按照快手官方的说法——跟中国互联网网民的地域分布非常像,百分之十几用户来自一线城市,百分之八十多来自二三线城市,这似乎正注解着快手“普通人战略”的顺利推进。

  或许正因如此,快手才能够对所谓“基层用户”产生如此大的粘度:形式是“硬件门槛”最低的手机短视频,内容是最符合本地的经济文化现状和百姓趣味,原生态的产品和野蛮扩张的生产模式,组成了对特定用户群独一无二的向心力。

  毫无疑问,快手上的文娱产品处在互联网的“鄙视链”最底层:所谓“鬼步舞”在专业舞者看来只不过是广播体操,而“喊麦”更是被许多专业音乐人所不齿,被网民调侃为“县城DJ”“土嗨”。快手上的“美女秀”本质上和各大直播平台的女主播表演区别不大,但在衣着品味和颜值均值上不被看好。至于各种搞笑短视频和大吃特吃的“暴食秀”,则被指责为“审丑”“博傻”。

  但它确实满足了相当一部分人的娱乐需求。这些人的需求,其他的平台不了解、也不想了解,更不会为之去做。

  只有快手在做。只有快手上和本身一样的“基层群众”在互娱互乐。

  6

  并不是要反过来说快手式娱乐就比城市娱乐优越,而且快手上也确实有部分低俗违规内容需要整治。

  但在“经济发展水平和文化发展水平区域间差异大”的基本国情之下,比起“提升国民本质”的长远目标,更应该承认每个阶层的公民都有享受“符合本阶层经济文化水平”的文化娱乐的权利;

  也更应看到,在广袤而多样化的中国大地上,文娱产品的市场升级空间还大有可为。

  这其中蕴含的商机,已透过腾讯的3.5亿美元得到了印证。

  简单粗暴的雅俗二元论还能走多远?中国互联网的“大多数”是否会永远“沉默”?几亿人的文娱需求还有谁来满足、能不能更好地满足?

  这些问题,我们期待时间会带来更好的答案。(人民日报中心厨房·文艺九局工作室 马涌)

本报道来源于:【凯发】未经本站同意禁转载

凯发